[F1專題] 冬季車手動態

去年初嚐勝績的Gasly,冬季在杜拜進行訓練時成為武漢肺炎疫情下第六位確診的F1車手。
 
武漢肺炎病毒不長眼、不管是在賽季或是休季,上期提及Lando Norris和Leclerc皆在休季時確診(皆已康復),2月初又新增Pierre Gasly,成為武漢肺炎疫情下第六位確診的F1車手!他和Norris一樣在杜拜進行訓練時染疫。

為什麼又是杜拜?杜拜是歐亞非三洲空運轉機的中心之一,去年已經顯示經過這裡的班機乘客確診率特別高,但由於中東地區沒有冬天,因此許多運動員冬季時會選擇在這裡進行訓練。從現在到開季還有一個多月,會否再出現第七位、甚至更多的確診車手?

轉到本期內文,看圖片都是今年有變動的車手(包括跳槽、復出、以及新出道),那刊頭大圖的「Sir」Lewis Hamilton呢?上期說過他在舊合約到期時仍未簽下新合約,儘管在2月上旬終於確定「留任」,但並非在原合約期滿前續約,中間已經有一個月的合約中斷期,因此在技術上而言,也能說Hamilton是Mercedes「新簽下」的車手(這是一種話術嗎?)。

是的,雙方終於達成共識簽字了,最後的結果可以說是各退一步的妥協產物:Hamilton大致維持4,000萬歐元的年薪,但只有一年:新合約是一年本約加上一年選擇權,亦即今年底期滿後,在雙方合意下可再延長一年,Hamilton沒有得到他想望的四年長約,但之前說不希望大費周章結果只簽一年的Mercedes領隊Toto Wolff也有說法:Hamilton想在明年導入許多新規則之前先觀望看看。

薪資未如Daimler集團董事會希望的砍半,算是Hamilton新合約的最大收穫,而據Wolff所言,Hamilton先前要求的隊友選擇(否決)權並未寫入合約,且也並未如外界傳言曾要求車隊冠軍獎金分紅。若這次合約能到2022年全部走完(包含選擇權),自2013年到任的Hamilton就在Mercedes出賽十年了,將超越1996~2004年David Coulthard在McLaren的九年、成為單一車隊連續在籍第二久的車手,世界紀錄則是1996~2006年Michael Schumacher在Ferrari的11年。

再來是…將於今年在Alpine(前Renault)復出的Fernando Alonso住院了!但並非武漢肺炎,而是於2月中在瑞士從事自行車公路訓練時遭到汽車碰撞,上顎骨折、牙齒也斷了,這對賽車手而言恐怕比武漢肺炎更嚴重,畢竟先前確診的車手都在七至十天內就完全康復了。

Alonso成功進行矯正手術之後,主治團隊表示只要留院觀察48小時便可回去休息、幾天後即能逐步恢復訓練,反正臉部受傷不影響開車,趕上3月12~14日在巴林進行的季前測試應無問題。
 
2021車訊風雲獎

[F1專題] 過渡的賽季: 2021會是2020的延伸?

武漢肺炎疫情對世界各產業都造成打擊,F1為了在此時限制車隊的開銷,自去年即宣佈凍結今年賽車大部分的研發、只有一些細節可以進行修改,那麼,今年各隊賽車的相對戰力會否只是去年的延伸或再現?
 
年開季前就說2020賽季會是過渡期,因為原本決定在2021賽季會實施許多新規則,但由於武漢肺炎的爆發,在全球經濟打擊下力求休養生息、保留元氣,讓F1不但將許多新規則延後到2022賽季才實施(視疫情發展,搞不好還有變數)、甚至還凍結許多針對2021賽車的研發,使得今年賽季比去年更加「過渡」,但也並非完全照搬舊規則,在各隊陸續開始發表新車時,我們先來看看今年有哪些主要的新規則。
 
疫情促成重大改革
 
拉鋸多年的18吋輪圈,在先導入F2之後,原本F1要於今年實施,但擴大輪圈尺寸會影響到懸吊幾何設定、下部配重、甚至空力,差不多等於整部車要用新的思維下去設計,因此再延一年、直到2022年正式實施。而本來同樣在明年實施的預算帽(上限)制,更是車隊討價還價的重點,但由於疫情打擊了大家的財政,反而促成無異議達成共識,甚至還提前一年到今年即實施,且最初達成的共識是年度預算1.75億美元(約當現行頂級車隊原本的一半)。
 
但FIA趁疫情加碼、一口氣再砍到1.45億美元,然後逐年遞減500萬美元,亦即2022年1.4億美元、2022~2025年1.35億美元,之後再做檢討,且這是以每年比賽21站為基準,若有場次增減(只要疫情未平息,像去年那樣刪減或新增的賽程調整就仍可能發生)則以每站100萬美元的額度調整,你說100萬乘以21並不是1.45億啊!那是因為預算當然大多是研發經費,100萬美元只算是每站的比賽開銷而已(所以如果比賽把車子整部撞毀,那麻煩就大了)。
 
但預算帽仍有一些除外項目:車隊差旅費、保險費及規費、前五高薪人員(兩名正式車手、三名高層主管)的年薪等,都不包含在預算帽之內(不然Mercedes光付Lewis Hamilton的薪水就去了整年預算的1/3),因此如上段所言,預算帽限制的主要是研發預算,畢竟這才是真正能打平(或拉近──但有些小車隊原本的預算就不到這個數)各隊戰力落差的關鍵。此外,因應未來的規則更新,每隊每年還可另外豁免4,500萬美元預算、直到2024年。
 

「山窮水盡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」就是Perez的最佳寫照:年度第4的成績在中下游車隊竟找不到位子,結果突然落腳Red Bull。

限制賽車研發時數
 
為了進一步「鋤強扶弱」,FIA對於車隊使用風洞和CFD(電腦計算流體力學)的時數也進行限制,以用於設計明年賽車的今年使用時數為例,以去年車隊第5名為中位數100%,每往後一名增加2.5%、每往前一名減少2.5%,亦即去年排名愈低的車隊,研發明年賽車能用的風洞和CFD時數就愈多,反之亦然。到明年還會再行限縮,亦即2022~2025年(和預算帽一樣固定三年之後再做檢討)將以今年車隊第7名為中位數,每往後和往前一名各增減5%。
 
F1賽車整個車身都可說是空力產物,為了增加下壓力,各隊工程師無所不用其極,你看車殼上的造型各有千秋,其實下壓力的重點在全車最低──最接近地面──的地方,也就是底盤。底盤黑黑的可能不容易看清楚,其實底盤各處的皺褶或開孔造型更是製造下壓力的眉角,FIA索性規定縮小底盤面積、也就是在後輪前方的部分要向內削,並且禁止在這部分進行空力設計,因此今年將不會看到以往底盤上衍生的那些複雜翼片,整個底盤造型因而簡化。
 
今年FIA基本上是凍結F1底盤研發的,也就是除了規定削減的部分之外,其他部分都要比照去年,但由於McLaren是今年唯一更換動力供應商(從Renault換成Mercedes)的車隊,各家動力元件多少有配置上的差異,要更換動力供應商就不得不修改底盤,因此FIA特准McLaren在底盤上進行「相應」的整修,也就是針對安裝動力元件的區域才能改,但賽車空力是牽一髮動全身,這樣會否造成前後氣流不順暢?就看McLaren工程團隊的能耐了。


​遲了兩年,Ricciardo終於轉投McLaren,比起在Renault大展拳腳的機會當然大得多,但可想而知「鞋飲」的機會或許也會更多。


雖然離開了Ferrari,但不見得是沉淪,轉投Aston Martin(原Racing Point)的Vettel表示:能體驗Mercedes動力,是一種幸福。


Alonso的復出是他第三度效力Renault(已改名為旗下另一品牌Alpine),但2月訓練時的事故為季前留下變數。

禁止檯面下的共用
 
但FIA的規定也不是完全沒彈性,以免去年表現不佳的賽車連今年也要一起爛(直接再展望明年),今年F1針對車身昇級實施配額制度,具體是車隊可自由選擇針對一塊大區域或兩塊小區域進行昇級,例如Ferrari就決定將配額用於重做整個車尾(大區域),配額以外的部分就不能更動。而為了限縮輕量化稀有材質的使用,今年的最低車重從去年的746公斤增加至752公斤(含預設車手體重80公斤),動力單元則從145公斤增加至150公斤。
 
為了省錢,客戶車隊經常會在FIA允許範圍內共用同陣營廠隊的套件,畢竟廠隊開發的產品理論上性能較好、也較為可靠,自己也就免了這項研發開銷,但由於去年「粉紅箭」Racing Point複製Mercedes套件的風波鬧得太大,因此今年起規定除了允許的範圍外皆不准直接複製(不管設計圖是買到的還是撿到的),要「參考」也僅限於肉眼可見、平面照片或影片,也就是公開顯示者,同時明令禁止車隊使用3D攝影來還原別隊的設計以為己用。
 
去年由於疫情導致賽程規畫大亂、令輪胎供應商Pirelli的生產及物流也大亂,因此規定每隊每站統一收到兩套硬胎、三套中胎、八套軟胎(雨胎屬特殊情形不受限),也就是車隊無法自由選擇13套的配額要如何分配在三種配方的乾胎裡,此制度今年照舊,即便有例外情形,車隊也必須在該站比賽前兩週決定,而今年Pirelli已經將表定23站的配方選擇(五種選相鄰三種)都開好了,也將強化輪胎結構,以避免去年沿用前年配方導致的爆胎風險。
 
以上新政策的實施,對於FIA評估F1今後縮減成本、拉近差距的方向很重要,儘管原本強隊和弱隊各持己見、難以達成共識,卻由於疫情關係而「因禍得福」得以提前實現,我們就在今年賽季看看這些政策能否收效、讓比賽競爭更激烈吧!


去年開幕前就確定將轉投Ferrari的Sainz,賽季後是否後悔這個決定?但效力紅軍是所有賽車手的夢想,就看他的造化囉!


出身Honda青年軍而扶上Alpha Tauri席位的角田,去年出賽F2幾乎拿下亞軍、也是最佳新人,要好好掌握這個良機。


出身Ferrari青年軍的F2冠軍Schumacher在Haas出道,但他向來有「慢熱」的狀況(參賽首年步履蹣跚、次年大鳴大放)。


另一名「靠爸」車手Mazepin雖對Haas的資金有很大幫助,但在人品爭議中出道,看他會否持續在F2時的惡形惡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歪批F1】
 
在這個緊鑼密鼓準備新賽季的時候,Mercedes「又」說他們的動力系統有些問題,但並沒有具體說是什麼問題!由於該隊去年此時(見圖:已經開始懷念「銀」箭了嗎?)也這麼說,結果到實際開季的7月已經解決──時間是最好的掩護──且也提前封王雙料冠軍七連霸,因此這是不是又在演戲(無不無聊)?

但今年確實有別於去年:動力系統在季中也禁止昇級,因此一切的研發都必須在開季前到位,而平台測試時數的限制也為大家帶來了難題,不過Mercedes已將第一批動力系統出貨給客戶車隊Aston Martin、McLaren和Williams。
 

 
2021車訊風雲獎

相關文章(關鍵字)

F1有債必償 暑休前的最後一戰

下半季的第一場、也是暑休前的最後一場,匈牙利站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今年賽季中「承先啟後」的角色,但偏偏它的布局又屬於「非典型」的賽道,因此即便跑完了比賽,仍留下許多懸念。

[F1專題] Williams進入存亡關鍵

兩個月前曾經提到,在F1超過40年的老牌名門車隊Williams以「典當老本」的方式來融資、讓車隊能繼續撐下去,但當5月30日Williams公佈去年度財務報告時,顯示

只有McLaren願意用Honda引擎

雖然去年傳出有第二支F1車隊願意採用Honda引擎,不過新任車隊老闆Yusuke則表示由於現階段不夠強大,因此沒有車隊願意使用Honda引擎。從技術層面來看,若有第二支車隊使用會是件好事,透過更多人使用能更了

[F1專題] 「敬啟者:去你的!」 Bottas一吐去年悶氣 !!

整個2018年賽季,Bottas先盛後衰:季初因為運氣讓他丟失應得的勝場之後,士氣就一路低迷,然後淪為隊友的「僚機」,開著冠軍賽車卻過了無勝的一年……

[F1專題] 紅軍兩撞銀箭

法國站起跑,Vettel入彎煞車不及,當時左邊是路緣石、前面是Hamilton、右邊是Bottas,於是他避無可避、撞上了Bottas,導致自己鼻翼受損、對方爆左後胎,Vettel遭到5秒罰時。

現在進行的未來FIA Formula E

純電動已經成為汽車的新動力模式,除了車廠的研發之外,還需要由上而下的火車頭效應來帶動,FIA遂於三年前推出了電動車的頂級賽事、也是史上首個電動車的世界巡迴錦標賽:電動方程

[F1專題] 千呼萬喚駛出來 2020年F1終於要開賽了

在疫情中復賽的F1必然有別於你以往認定的印象,例如頒獎台上噴香檳合照的場景暫時就看不到了……

無線電指令的賭注

歐洲站決賽,Lewis Hamilton的引擎設定出現問題,依照無線電禁令,Mercedes無法告知他該怎麼做,因此他只好自己摸索,搞得圈速時快時慢,甚至跑大直道時眼睛還盯著方向盤、繼續撥弄那些旋鈕。英國站決賽

[F1專題] 決賽最快單圈加1分 !!

在今年F1開幕站前不到十天,於瑞士日內瓦舉行的FIA世界賽車委員會上提出了一項新的制度、並在F1策略小組會議上通過:決賽拿下全場最快單圈的車手可以額外獲得1分!F1曾於1950~1959年有過這項制度,距今正好整整60年。